浏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Mar, 2020 | 1
庚子之初,病起江城。汉津未顾,黎民不堪。虽急控而封城,然不效而传之。时维二月,冬尽雪消。医者群起,赴武汉万里之遥。疆域千里,众人一心,为国之志,不随长江滚滚去。苍茫云海,尤有山川异域而风月同天。

则亦有发国难之财,寻政府之弊,略警告而出,坐家中而嗟。只为寻财,不顾国之存亡;不思而判,惟图口舌之快。出门挑衅,怎得有益之处;枉自嗟叹,何来举国之望。

华夏伊始,五千余载。天灾人祸,尽皆过之。所依众人之和,方能共抗顽疾。国政之不周,则有学之士改之;人心之不和,则无人以顾天下。黎民百姓,不知行政之艰难;悠悠众口,难去天下之异议。新冠之疾,举国抗之,虽有不周之处,然无人不尽力。则欲治其国则当正其心、应诚其意,以致知为本。惟信一家之言,诟病政治之腐,未之有也。虽为华夏之民,然信一家之言,只见其失,不见其得,只闻一家尽亡,不听万众皆生,亦未之有也。惜哉!

- 羽墨 庚子
2020-03-02 | 作者: e2art
momo | 评论: 0 | 浏览: 53
1